儿茶

吾自倾怀 君且随意

三字虐心三十题

北城以北少年梦:

三字虐心三十题
1 君不见
2 不要看
3 别再见
4 十八年
5 别拦我
6 别过来
7 你能否
8 你说谎
9 我知道
10 您来了
11 我想他
12 舍不得
13 月如钩
14 贺新婚
15 自难忘
16 谢谢你
17 骗你的
18 不应该
19 归故乡
20 朱砂痣
21 马钱子
22 明明就
23 刚刚还
24 求你了
25 不再见
26 下雪了
27 雁南飞
28 过来时
29 芭蕉雨
30 别长亭

圣诞节
(不知道能不能看得清昨天码好了,直接文字背吞了,没肉)

当然是圣诞贺文了(虽然说晚了)

昨天和舍友喝酒呢,别打
预警:酒茨,be虐(其实甜甜的呢),有酒吞曾经追求红叶设定(虽然说完全炮灰),一方死亡
茨木,圣诞快乐。
你记不记得,我们就是在圣诞节在一起的。我可记得呢。那个时候我们才大二,那天你带着个红鼻子,傻的要死。其实,我那天喝酒不是因为红叶不答应我。我不喜欢红叶,从来没喜欢过。那个时候我跑去追她,其实说到底都怪你,听见没有。每天在我耳边夸我,好笑的是有些优点明明是连我这么自恋都不知道的。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你肯定是弯的,反正绝对不会直!还喜欢我。没想到我一个从来没有想过要找男朋友的“直男”还真给你带偏了,弯就弯了吧。你长得这么好看,比你漂亮的我直到现在的没见过,对我又温柔好脾气,还听话,反正就是横竖我都不亏。可你却是个直的,真的会气死人的知不知道。我问你喜不喜欢我,每次都是喜欢,然后就继续夸我。啧,喜欢个屁啊喜欢,你连路边的狗都喜欢,一想到这我现在还气呢。对我能和别人都一样吗!那次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啊,跟对别人不一样的那种喜欢。结果你一句话都不说就跑出去了。我怎么可能不生气啊。后来我气不过,就问你觉得哪个女孩漂亮,你说青行灯。我说,那我就去追青行灯。我那个时候看见了。你那个时候都快委屈哭了,还要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那种心碎都藏不住了,是不是还以为自己那个时候伪装的特别好?笨。其实我也难过,当时快心疼死了我。但要是能原谅你不明白自己到底喜不喜欢我那我还是酒吞童子吗。然后我就打算去追青行灯,我没追过别人,但是你平时这么天天夸我,那我跟她说她肯定甘之若饴。在路上走着走着我想起来了,青行灯她也是个弯的,还找着女朋友了叫妖刀姬。但是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刚好我就看见路边有个女孩子,估计是表白没成功,那一脸委屈难过跟你有那么两三分相似。不过没你好看,毕竟是我喜欢的人嘛,对吧。然后我就跟她说,做我女朋友吧,她想都没想白了我一眼就走了。这有什么关系,反正只有有了这个借口我就能天天喝酒,喝的醉熏熏的,我就不信你不会趁我喝醉偷亲我。你要是亲我了我就先接着酒后乱性先要了你,等第二天就说是你勾引我,都这样了我一个良家妇男以后还怎么找媳妇,要你对我负责。谁想到喝了一个多星期你还真就连亲都没亲我,真对不起我特地准备的避孕套和润滑油。那你还第二天去找那个女生的麻烦,让我还以为胜利就在眼前了。然后我想想不行,是不是我喝到后来真的喝多了没感觉到你偷亲我。然后我就少喝一点,早点回宿舍。结果一进门没看见你,等了一会你端着个盆进来了,盆里面放的都是我的衣服,感情是给我洗衣服去了真是贤惠,我就说我的东西怎么再乱回来就都收拾好了,原来这田螺先生就是你啊。你一看见我就把盆一放过来跟我说“挚友,不要再因为红叶那个女人继续消沉下去了,她不配!但你要是真的喜欢她说话,那......没关系她不用多久就一定会发现挚友你的好,主动投入到你的怀抱的”你都不知道你说这话但时候荒川和狗子看我的眼神,不问我都知道他们怎么想的,我知道你把我当挚友而我却想上你这样不好。不行,这样发展下去脱轨脱的我都没办法掌握了。然后我看看日历,过两天就是圣诞节,我就叫荒川和狗子圣诞节那天晚上不要回来了。那天给我急的啊,根本就没到外面喝酒,赶紧买了酒就回宿舍。然后刚喝几口想起来不行,万一真的喝醉了疼到你了怎么办,就往身上撒了点酒,所以虽然那天那么重的酒味但我就等于没喝。
(不行,太困了,睡觉了,今天上午考试都是刚刚码的。没注意逻辑,如果真的不行的话说了我一定会删掉重新改的,要是真的讨厌说了我也会放弃这个稿子的。现在去洗澡吃饭睡觉,下部分明天一早就开始码。车是没有的,最多闻闻肉腥味)

玫瑰(下)

避雷:虐,无逻辑可言,文笔地狱。随时点叉。
他死了,我们当了几十年的朋友。
他至死没有结婚,大抵是因为那个执念吧。
我去领他的骨灰盒的时候才知道他是个孤儿。真是奇怪,我并不了解他。或者应该说在我们认识之前的事,他从未说过,我毫不知情。但在我们认识之后的事,连三餐我们都大多是在一起吃的。应该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了吧。
后来,我按照他的嘱咐,驱车带着他的骨灰和玫瑰去了海边的一处断崖。骨灰和玫瑰都被撒进了海里。
三个月后,我坐在病床上,到底是离死不远了。
出乎意料的,我收到了他的信。应该是定时寄出的吧。
信上告诉了我他之前的故事。
他有一个爱人,发红如血。他跟随了这个人多年,终于从蚊子血变成了别的东西,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他们在一起的第三年,他的爱人被其父母要求出国继承家产。他猛的想起,他们终究不一样,自己是孤儿,而他,即使父母关心不够但到底是不会被放弃的啊。于是在爱人问他要不要和他走,放弃所有,虽然不会像现在这么宽裕,但会努力工作也会爱他一生。他拒绝了,他爱他,但不想毁了他。爱人摔门而去,最终出国继承家产。而他抹去了曾经,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用陌生的身份活着。养着他心爱的红色,一个人的天长地久。
他说,如果把骨灰撒进大海是不是就可以与海融为一体,是不是就可以一直寻找他的爱人,是不是就可以一直陪着他的爱人啊。他连爱人去了哪个国家都不知道,他也不敢知道,他怕自己会去找他。他现在死了,想任性一次,弥补一生的后悔。
不知道就没有希望了吗,不会吧。他死后就去找他了呀,而我也清清楚楚记得多年前那个晚上,他坐在玫瑰前流泪,暖黄的灯光撒在白发上,碎的那样支离,大概像他的心一样。
这大概就是爱情吧。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我至死也没能学会这美丽的字词。

玫瑰(上)

避雷:注意躲闪!虐,好像人物不是特别清晰。随时点叉。
我新租的公寓前面的那条街走到下一个十字路口左拐有一间小小的花店。白头发店主很好看,笑起来的时候金色的眸子亮的灼眼,真是温暖啊。
我喜欢养花,每周五晚上总会绕到那买些零碎的东西,再请教一下店主一些关于花的琐事。
不久我喜欢上公司里的一个同事,他很成熟,让我着迷,为了他养了好久的玫瑰。
那个周五晚上,我去买花肥的时候请教了店主好多关于玫瑰的琐事。
店主好像特别懂玫瑰。
后来发现店主喜欢养玫瑰,不过只养红色的。他养的玫瑰很漂亮,我从来没有结果比那鲜艳的红色,在任何事物上。
情人节那天晚上,我突然发现我养的玫瑰上突然有些虫卵,急急跑去了那间花店。
有一个男人想要店主养的红玫瑰送给他的女伴,因为那玫瑰太漂亮了。听着男人越来越高的价格,店主毫不让步,不卖就是不卖。
男人走了,非常生气,走的时候还在说着店主不知变通之类的话。
店主坐在地上,双眼无神。我说,要不要我陪你喝一杯?他笑了,好看却凄凉。
我带他去了我常去的酒吧,他喝了很多。
后来哭了,他哽咽着说,怎么可以卖呢,那是爱情啊,怎么可以卖呢.......
突然,他抓住我的手说,跟他告白吧,快去吧,大不了明天我陪你喝。
第二天我们又来了。
他不会接受我的,我知道。因为,我也是男人啊。
他说,喝吧,今天我送你回去。我说,不用,没有希望就不会绝望。
他沉默了,然后抓起酒就喝,喝着喝着又哭了。不过不说话了。

鱼丸和粗面卖光了x:

象爸爸的原话【“因为他不会难过”所以忽视他,“因为他不觉得孤独”所以逃避他,“因为他足够强大”所以离开他,“因为他哭过就忘记”所以伤害他。他身上的特质都是招虐的……】我哇的暴哭,茨宝呜呜呜呜阿爸爱你呜呜呜……你永远是阿爸的心尖尖!!!

Tepes:

你一直不理他,即使是他也会难过啊





=========================

本来是个摸鱼,也不知怎么就画起来了,,大概迫切希望逃避论文吧【。

明天的那个什么为崽而战也请尽量投茨宝呀!好像是皮肤攸关的大事??